1. <label id="ats55"></label>
      <center id="ats55"></center>
      1. <strike id="ats55"><sup id="ats55"></sup></strike>

        1. 河北快三河北快三官网河北快三网址河北快三注册河北快三app河北快三平台河北快三邀请码河北快三网登录河北快三开户河北快三手机版河北快三app下载河北快三ios河北快三可靠吗


          您當前所在位置: 首頁 > 教學管理 > 教育教學大討論 > 正文
          【心得體會】靖輝:關于本科教學的現狀與對策的思考

          • 發布單位:
          • 發布時間: 2018-10-05
          • 字體大小:    
          • 分享到:

          關于本科教學的現狀與對策的思考

          文學與傳媒學院黨總支書記  靖輝


          自1977年恢復高考以來,新時期的中國高等教育已經走過了40多個年頭。毋庸置疑,新時期的中國高等教育對于中國社會的迅猛發展以及現代化建設起到了不可估量的作用,取得了巨大的成就。但是,隨著社會發展變化,中國高等教育正面臨著新的情況和新的挑戰。作為最終決定高等教育質量的本科教學面臨的現狀如何,應當采取怎樣的對策,值得認真思考。

          一、現狀

          (一)學生現狀分析

          今天在校的高等學校大學生均為“90后”,曾經一度令人頭痛的“80后”已經被這批“90后”徹底取代,2018學年度“00后”開始進入中國高校。恢復高考的41年中國高等教育經歷的受教育的對象從“50后”到“00后”,教育對象發生著巨大的變化。

          1982級之后的已經很少再有曾經是知青或工人身分的大學生,此前的大學生中有相當一批人經歷過生活的磨礪和精神的歷練,加之,高考選拔的競爭殘酷(包括1982級在內的之前的各個年級考生錄取率沒有超過17%),他們走進大學的心態與其后(應當說是越往后越無法比擬)的大學生存在巨大不同。經歷了十年文化大革命中國高考的空白以及“千軍萬馬過獨木橋”的激烈競爭,走進大學他們更加珍惜這得來不易的幸運和機會,那種如饑似渴的求知欲,那種舍我其誰的擔當精神成為那一代大學生整體的精神狀態,與自豪感同生的自律意識同樣彌足珍貴,這種來自于大學生主觀意愿的動力極大地彌補了師資力量薄弱和教學條件不足的劣勢,學習熱情高漲,可以說,這種學習風氣對其后的“70后”大學生具有重要的影響力。

          1997年中國高考錄取首次突破100萬,1999年中國高考錄取人數160萬,錄取率首次突破50%達到56%,至2007年全國高校錄取人數達566萬,整整一代“80后”大學生上大學的機會要比之前大得多,容易得多。而且,他們是“獨生子女”的一代,生活條件、成長經歷發生了巨大變化,再加上“大學生”多了,頭上的光環已不再,自豪感無法與1982年以前的大學生相比較,吃苦精神與意志品質相去更遠。由于他們尚處電腦的普及階段,手機剛剛開始大面積使用,智能手機尚未出現,來自現代媒體信息對他們的影響還沒有真正出現,本科教學的課堂依然還會對他們產生一定的興趣和注意力,雖然,高校普遍流傳著“一級不如一級”的感慨,但是,他們自身的定力尚且能夠維持基本的本科教學。

          2008年——2016年,這是“90后”走進大學的時代,從2008年全國錄取599萬到2016年全國錄取772萬,錄取率由57%達到82.15%。從今年開始,在校大學生由2015——2018級構成,“00后”開始進入大學校園,這批學生成長在中國基本實現小康社會的年代,優厚的物質生活,發達的現代傳媒手段,并不是十分激烈殘酷的高考選拔,造就了如今在校大學生的一些負面特征:

          1.“手機控”。智能手機的全方位普及對今日的在校大學生的影響是全方位的,學生的自我控制能力已經無法抵御手機的吸引力,課堂上玩手機已經非常普遍。今天的高校如果想要真正保障課堂教學的質量和效果,即使教師全情投入課堂教學,課堂教學水平很高,也具有較強的吸引力,但是倘若教師課堂教學對學生的管理不嚴格,也根本無法解決學生的“手機控”問題,它會反過來直接影響教師課堂教學的心理和情緒。

          2.厭學病。我們的中小學教育過分注重升學教育,對分數的倚重超過了對知識的尊重,一個隱含的硬傷是學生在這個階段沒有真正培養起讀書的興趣和對知識的熱愛,升入大學的學生如果自己沒有了繼續讀研的意愿,沒有了習慣性的升學壓力,會突然間失去學習的動力,相當一部分學生會產生厭學情緒,逃課現象越來越普遍。為了遏制這種現象的恣意蔓延,不少高校采用點名的方式通過考勤將學生趕進教室,其學習聽課的狀態可想而知。筆者對最近幾年的課堂教學學生學習狀態進行觀察,超過1/3的學生進入課堂除了手機以外什么都不帶,玩手機、睡覺、交頭接耳者為數不少。其實,即使用點名考勤的辦法將學生趕進教室,也無法解決學生厭學的問題,而且還會直接影響教師的課堂教學情緒,導致教學質量下降,反而對部分愿意學習的學生不公平。更何況,不少課堂教學是大班教學,有時是百十多號學生,點名考勤也著實會占用不少教學時間,這種辦法客觀上收效甚微。

          3.無所懼。據筆者觀察,有相當一部分學生在其成長階段存在家庭教育和學校教育本應進行的“如何做人”的文化教養的嚴重缺位,這種文化養成教育的缺位又與學生的權利意識構成反比增長。于是,在校大學生中普遍存在這樣一種現象:缺乏義務自覺,主張權利意識;缺乏規矩自覺,主張自由意志;缺乏尊他自覺,卻自尊心極強。從某種意義上說,對于今天的部分學生“尊師重教”已經成為一種奢望。加之,不少學生本身就是帶著“混文憑”的心理上大學的,而且事實證明已經有不少前輩就這么混出了文憑。因此,對教師、對課堂、對知識以及對規矩的怠慢便成為一種自然甚至習慣。筆者曾在課堂上進行過調查,我問學生:“假如有學生課堂上一而再再而三地玩手機,請你們幫老師出個主意,老師怎樣做,才能合理合規且行之有效地制止玩手機的行為?”學生一致認為:沒辦法!我又問:“平心而論,今天的大學生,是你們怕我這個老師,還是老師怕你們這些學生?”80%的學生認為:老師怕學生!

          這就是我們今天無法回避而且必須去面對的教育對象。“因材施教”的“材”我認為起碼包括兩個方面:一是指教材,二是指教育對象。假如我們高校教師沒有清楚地認知我們今天所面對的教育對象,“以本為本”,提高課堂教學質量就會落空。

          (二)教師現狀分析

          教師任何時候都是課堂教學的主導,教師在提高高等學校本科教學質量中起著至關重要的作用。馬克思主義哲學認為:人的生存狀態本質上決定著人的行為方式,人的精神狀態同時會反作用于人的行為方式。考察分析今天高校教師的現狀,同樣離不開對生存狀態和精神狀態兩個方面的觀照。

          1.工作重心錯位。盡管教育部三令五申要重視本科教學,但是,在全國高校幾乎都是科研排第一,教學排第二。“重科研、輕教學”的現狀普遍存在,高校職稱評定與教師的教學水平和質量幾乎沒有多大關系,高校教學與科研可以并重,其本意應當是教學為基礎、為關鍵、為目的,通過教學發現問題,通過科研解決問題,以便更好地進行教學,提高教學質量。而現行狀況是科研以純學術為主,教學學術研究不多,科研的目的是為了職稱的晉升而不是促進本科教學水平的提高。如此一來,科研不僅不能促進教學,反倒影響教學,教學成為了科研的附庸。這種現狀直接導致高校教師工作重心的錯位,使他們成為生產論文的工具,而不是教育教學的能手。

          北京大學中文系教授陳平原在接受科學網的采訪時說:“今天,在我國985高校中,每個教授都能列出一長串成果。可是,這些成果中,有多少是教授們自己真認為有價值的?而除了談論課題、經費之外,還有多少教師在談教育理想、學術理想,能花時間靜下來和學生一起談人生?毋庸置疑,在數量指標之下,大學可以展示的成果越來越多,教師們也越來越忙,然而,大學卻失去了靈魂,功利的教育和學術追求,對大學精神、文化的傷害是致命的。”

          深層次思考這個問題,這種工作中心的錯位不僅影響高校的本科教學水平,而且科研質量也難以保障。

          2.缺乏教學基本功訓練。對于大多數普通高校而言,如今能夠登上本科教學講臺的大都是博士學歷的研究生,他們大都有較好的學術功底和專業基礎知識。但是,他們一入職就承擔2-3門課程,有的甚至承擔更多的教學任務,從學生到教師的角色轉變缺乏一個較為從容的過渡期,學得如何并不意味著教得如何,這不是簡單的對應關系。教學是一門藝術,一個優秀的學者不一定就必然是一位優秀的教師。優秀教師的成長同樣需要一個必經的過程,他大致需要在教學上經歷這樣幾個階段:模仿——學習——感悟——自我。但是,由于新進博士承擔課程數量較多,課程教學工作量大,一般會很難從容面對,加之職稱壓力,對課堂教學的時間與精力的投入就更加難以保障

          3.教學管理滯后。面對相當一部分學生的逃課、玩手機、睡覺等現象,教師不知如何管理,高校也缺乏一套對課堂教學行之有效的管理方法和手段。教師不管不行,教師管了,學生不聽,甚至對著干,如何處理,教師心里沒底,一旦與學生發生沖突,教師更是難以收場。對于學生違反課堂教學管理的問題,教師怎樣管?教師管不了了誰管?我們缺乏具體可行的管理制度。試想:假如課堂秩序都難以保障,如何有效實施教學步驟與環節,提升課堂教學質量也就更是無從談起。

          大多數情況下,學生選課與教師的教學水平、學生的學習興趣沒有太大關系,關鍵是獲得學分,只要能夠拿到學分,學不學,學到多少已是其次,這種情形的存在也在極大地影響那些愿意認真對待課堂教學的教師的積極性。筆者與部分教師交流時,他們大都對此感到無奈和沮喪,有的甚至明言自尊心受到了傷害。從這個角度講,作為高校教學管理如何悉心呵護教師課堂教學的尊嚴,是提高和保障本科教學水平的最基本的條件。

          如何讓高校教師快樂從容地、有尊嚴地投入到本科教學中,使他們充分享受教育事業帶給自己的快樂和愉悅,必須從嚴立規,制定出切實可行的制度。

          二、對策

          我們之所以不惜筆墨地談論學生與教師的現狀,是因為這是提高本科教學水平的兩個重要的因素和條件,這兩方面存在的問題直接導致本科教學水平的質量下滑。但是,表現在他們身上的問題的原因并非全部出自這兩個主體自身,有些因素甚至是關鍵性因素還是出在管理和制度上。“沒有教不好的學生,只有教不好的老師”,換句話說,應當是“要想教好學生,要想讓老師教好,必須要有一套好的教學管理制度。”為此,筆者認為應當從以下幾個方面徹底扭轉當下本科教學所出的不利局面。

          (一)改革職稱評價體系,讓教學成為職稱評定的最為重要的條件

          職稱評定標準是高校辦學的風向標、指揮棒,教師的精力和投入朝向哪里本質上是由職稱評定內容指標所反映出的價值取向所決定的。思想政治工作、師風師德建設也應當基于科學合理的制度建設和價值導向的確立,這種制度建設的科學合理性才是思想政治工作與師德師風建設的根本保障,否則,很容易導致一方面大張旗鼓教育廣大教師加大本科教學的投入和力度,另一方面卻讓這些教師因為所謂的科研在職稱評定中吃虧,長此以往,后患無窮。

          為什么不少教師僅僅滿足于課堂教學?為什么有的教師應付教學甚是不想多上課?為什么課后學生很難再見到教師?因為,教師也想晉升職稱,教師也想因為職稱得以晉升日子過得好些,臉上有光些。但是,整天圍著學生轉,沒有讓這些教師看到希望和光明,他們的選擇也就在情理之中了。我們的絕大多數教師是熱愛學生、熱愛教育事業的,大學生的成長除了本科課堂教學以外,還需要更多的交流與陪伴,學生從內心深處也渴望教師的這種交流與陪伴。但是,職稱評定功利化的價值偏向,導致了這種教育交流與陪伴的缺失。當下高等教育應當是亟待制定出對教師教學工作量和質量的考核辦法,制定出教師教育學生(關注學生全面成長)的考核辦法,并使這類指標在職稱評定中占據超過50%的比重,從而徹底實現高等教育本科教學重心的歸位。

          (二)建立課程“雙選機制”,學生可以選課,教師可選學生

          現行選課制度是學生任選課程,選課后對學生課堂教學管理出現了問題,有的學生選了課,即使被選的任課教師是博士、教授,科研水平與教學水平都很好,學生照樣逃課,甚至在這樣的教師課堂上出現逃課率接近50%的現象,上課玩手機、睡覺更是司空見慣。與這類教師溝通,他們的普遍反映是,第一上課點名實在太占用時間;第二把那些實在不想聽課的學生硬性弄到教室,其聽課表現實在影響教師的教學情緒。因此,雖然學校規定要對學生上課出勤率進行考核,但是很多教師并未真正執行。于是,教師被認為不負責任,就由學生輔導員統計學生出勤率。教師也認為,對學生的紀律管理是輔導員的事,課堂上學生紀律不好,是輔導員沒有把學生管好。這種相互埋怨的現象背后原因,值得深思并需要引起足夠的重視。如果教師同時具有選擇學生的權利,情況將會有所改觀。比如:學生選擇了任課老師的課,老師在教學過程中及時對學生的課堂表現進行記錄,對于兩次以上逃課、不認真完成作業和訓練、課堂上玩手機、睡覺的學生,教師有權當場終止取消其該課程的選課資格,通告其班主任及輔導員,交由教務秘書備案。這種“雙選機制”可以既保護學生的權利,也能夠保護教師的權利。義務與權利是不可分離的,學生有了選課權而不履行遵守課堂紀律的義務,這樣的學生是沒法教的。“沒有教不好的學生”這句話必須有一個前提,前提就是他必須首先是個“學生”。我們必須讓學生明白一個道理:大學生在充分具有選課權利的同時,必須履行遵守課堂教學秩序的義務。對于教師同樣如此,當教師具有承擔課堂教學的義務時,他同時必須擁有管理教學秩序的權利,否則教師的教學尊嚴無法保障,教學質量更是天方夜譚。

          這種“雙選機制”同時意味著嚴格的淘汰機制的執行。考入大學比過去容易多了,大學畢業同樣幾乎沒有遇到什么阻力,這種存在狀態本身就值得懷疑。

          (三)切實提高教師的教學能力和水平,通過科學評教,建立必要的淘汰機制

          時下,中國高校急需兩種人才:一是大家都在搶的學術大師,一是潛力無限的年輕學者。前者可以出高價購買,后者則只能自己培育。這點全世界都一樣。目前國內各大學都傾向于“選才”而非“育才”,其實高等教育的學術大師、教育大師必須通過各自學校長期悉心的培養,這是一所高校文化積淀的一個重要部分。

          東莞理工學院教師發展中心的設立,以及近幾年來舉辦的多種形式的教師技能培訓,就是一種很好的嘗試與探索,它對于教師教學水平的提高無疑會起到重要的作用。還應當將這種對于教師的培訓長期化、制度化,通過輪訓的方式使每一位教師都可以獲得提升的機會。對于的確不適合從事本科教學工作的教師應當重新安排崗位,以確保本科教學的質量。

          本科教學水平的提高不同于科研工作。科研項目、論文數量、發明專利的數量等等很容易使科研效果得到顯現,而本科教學水平的提升需要長期的投入、積累和積淀,它更需要“沉得住氣”才可能出得了“好活兒”,才可能形成一所高校踏實嚴謹的辦學傳統,這需要我們的高等教育長期不懈的努力。

          網站導航 | 網上投票 | 聯系我們 | ENGLISH |

             東莞理工學院 Copyright?2013 Dongguan University Of Technology All Rights Reserved. 粵ICP備05008829號

          河北快三{{转码主词}官网{{转码主词}网址